一 娴
一长琴 一壶酒 一溪云
http://yixian.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特朗普拒绝的美式政治正确,撕裂美国很久了。

2016-06-17 05:46:45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美国社会 | 浏览 79590 次 | 评论 0 条

奥兰多枪击案对美国的影响还在继续,并直接引发了各路总统候选人的唇枪舌战。这多少让人觉得有些尴尬,仿佛50死53伤的悲剧只是为政客们提供了可以侃侃而谈的素材。

惨案发生后,美国总统奥巴马发表声明,表示有足够的信息将这起袭击定义为恐怖行为,也是仇恨行为,并强调任何针对种族宗教和性取向的攻击都是对所有美国人的攻击。奥巴马在声明中没有提及“激进伊斯兰”。在后来的谈话中,他虽然提及凶手效忠IS,但也谨慎地提及凶手是受网上“极端主义信息”的影响。

相比之下,这个纠缠了极端伊斯兰思想、同性恋、枪支泛滥的惨案,对于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来说似乎有利许多。首先他强烈批评奥巴马在声明中只提恐怖袭击,并不将恐袭归咎于“激进伊斯兰”,暗示奥巴马应该为此下台。类似的批评特朗普同样送给了他的竞争对手希拉里·克林顿,宣称希拉里如果不提“激进伊斯兰”,就应该退出总统竞选。

值得注意的是,6月13日在新罕布什尔州发表的演讲中,特朗普明确表示:“我拒绝政治正确。我只做正确的事情——我想把事情变得简单一点,我想让美国变得再次伟大。”

这并非是特朗普故意语出惊人,尽管他一向喜欢这么做。奥兰多枪击案包含了诸多元素:枪支管控、同性恋、恐怖袭击、宗教冲突、难民和移民等等,几乎是最大限度地涵盖了美国社会激烈争议的焦点,其中同性恋、少数族裔、因某些少数族裔而来的宗教冲突、难民和移民等问题,都涉及“政治正确”。恐怖袭击和枪支管控是绕不过去的,尤其是枪支管控,奥巴马在声明中虽然提及了这一点,但被认为是老生常谈——因为毫无用处。但“政治正确”在这次惨案后还是被凸显出来。

美国的政治正确之说,源自上个世纪70年代,是由美国自由派政治家、学术界和媒体生发出的话语体系,其内涵是保护弱势群体不受歧视和侵犯。但什么是弱势群体、什么样的言行是歧视和侵犯,则由自由派政治家、媒体和学术界说了算,政治正确成为左派政治思想体系中最具开放性和可操作性的核心元素。目前,弱势群体一般包括同性恋LGBT(包括男同、女同、双性恋和易性者)、少数族裔(以非裔西裔为主)、非法移民、非基督教的宗教(在特定条件下指伊斯兰教),甚至气候变化、动物保护……等等不一而足,有时候连鹅肝鱼翅都被归于政治正确范畴。

保护弱势群体毫无疑是正确的,但在当下美国,政治正确的话语权被自由派政治家和媒体等牢牢把住,政治正确就是一切。只要有任何涉及“弱势群体”的因素——不管是否正确——都要遵循政治正确。在种族歧视、非法移民、同性恋、非主流宗教等话题上,政治正确已经成为美国自由派政治的逆鳞。

政治正确有其必要性,然而凡事过犹不及,当政治正确走过头的时候就成为一柄双刃剑。已经有批评认为过分的政治正确会损害美国的政治生态甚至言论自由,很多美国人认为过分的政治正确已经对美国社会造成伤害。2015年12月2日,美国加州圣伯纳丁诺(San Bernardino)发生枪击惨案,造成14死21伤(当时媒体将这次惨案定义为全美近3年来最严重的枪击案,现在看来这一记录要被刷新了)。根据后来披露的消息,有邻居声称看到凶手在后院鼓捣可疑的装置,但因为担心被批评为种族歧视而没有告知当局。也正是这次惨案,让很多美国人开始对身边的普通穆斯林充满戒心,哪怕他们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是为追求美国梦而努力的普通美国人。这个时候,所谓的政治正确又被抛诸脑后了。

另外一个被政治正确伤害的议题是近年争议不断的平权教育中的逆向歧视。在上个世纪60年代出台的“平权法案”中,美国大学原本为平等权利而向少数族裔倾斜的录取原则,现在成为对白人和华人的“逆向歧视”。在同样的条件下,白人和华人在SAT考试中,要取得比非裔和西裔高出上百至数百分的成绩,才有可能被大学录取。本来是出于平等原则的政治正确,却越走越远,造成了新的不平等。这样的“逆向歧视”引发了白人学生以及维权团体对美国大学的诉讼,也引发了华人群体和社团的强烈不满,并对某些大学提告。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近期将对费雪vs德州大学案进行审理,这项裁决结果将对美国大学招生平权的“政治正确”产生重大影响。

非法移民问题也被政治正确囊括其中。美国目前有1200万非法移民,其中多数是来自墨西哥和中南美洲的西裔。日益庞大的西裔选民对民主党的影响无人敢忽视,奥巴马总统上任以来,多次呼吁和制定对非法移民各种形同“大赦”的政策。在西裔众多的加州,非法移民能够获得的权利和福利是历史上罕见的,以致有戏称说加州的非法移民是“没有选举权”的合法移民。这虽然是戏说,但对非法移民种种形同“大赦”的政策措施引起了很多合法移民的强烈不满。对于那些辛苦打拼的中产阶层、找不到工作的失业者、亲属正苦苦等待排期的合法移民来说,这种对非法移民“平等”的“政治正确”就是对他们的不平等。

这些撕裂美国社会的种种议题,都和标榜自由平等权利的过犹不及的政治正确有密切联系。

最后让我们回到奥兰多惨案,民主党政客和自由派媒体避免提及“极端伊斯兰”,或者谨慎地以“极端意识形态”、“极端主义信息”替代,显然是出于政治正确和竞选的需要,为了避免刺激穆斯林社区。政治正确是自由派政治体系的核心要素,民主党政客竞选需要所有弱势群体选民手中的选票。

事实上,极端伊斯兰和普通伊斯兰有根本区别,“极端”就是特指和区别。尽管有歪曲伊斯兰的言论,但没有人会真正把所有的穆斯林群体等同于极端穆斯林分子,虽然不能否认有些民众会有某种心结。但是如果因为政治正确和选票的需要,避免提及“极端伊斯兰”原意可能是不愿意刺激普通穆斯林群体,但在特定背景下,却有可能在某种意义上起了相反的作用,后果可能是人们对这样的政治正确产生反感。

不能否认这就是特朗普为什么能得到越来越多人支持的一个重要原因。奥兰多惨案集合了导致美国社会分裂的诸元素,又发生在临近美国大选这个节骨眼上,二者相交,肯定会对美国大选产生相当的影响。在恐怖袭击的阴影下,有舆论认为有利于特朗普的选情也不无道理。

多元化的美国社会需要政治正确,而无论反对政治正确的特朗普是否会当选,政治正确过犹不及的话题将会继续对美国的政治和社会造成深远的影响。


首发《观察者》网站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仇恨犯罪和言论自由      下一篇 >> 华人支持特朗普是因为对民主党失…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一娴

******一闲对百忙*********欢迎来我的凤凰博客*** 香港《中国评论》新闻网评论员,《观察者》网专栏作家,美国《侨报》专栏作家。著有散文集《心若能静,红尘亦桃源》,时评集《另一个视野看美国》 本博为原创文字,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谢谢!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